成年人的不堪,都藏在厕所里

发表时间: 2019-03-31 16:12 点击数:

很多时候,“上厕所”不是单纯的生理需要,而是一种情绪自救方式。

 

它可能意味着:太累了、心里烦、有点难过、不知道怎么办了……

 

那几平米的空间,好像是唯一一个既可以撕下面具,又能保留体面的地方了。

 

想起某次在公司,突然听到隔壁间传来女生的嚎啕大哭。

 

那时的她,应该没心思去考虑自己的哭声是不是太大了吧,而听到的人也不会觉得过分奇怪。

 

有了厕所这个保护壳,挺好的。

 

哭完了,洗把脸,补个妆,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 

 

成年人,把负能量埋进厕所

 

有的人,总在社交媒体上表现得生龙活虎、刀枪不入。

 

其实,私下里不知道在卫生间哭过多少次了。

 

上学时,喜欢一起去厕所;上班后,最怕洗手间遇熟人。

 

公司卫生间,是心酸者的收容所,崩溃者的难民营。

 

有段时间,工作压力特别大,上一个小时的班就得去卫生间喘口气。

 

一头钻进最里面的隔间,长舒一口气,换来片刻内心的宁静。

 

 

离开了工位,好像连卫生间的瓷砖都显得亲切可爱起来。

 

如果刚想起身,却听到隔壁传来冲水的声音,那一定要等上几分钟再推门。

 

否则碰到熟面孔,洗手池边免不了一顿尬聊,刚续好的能量又要泄了。

 

大家都心照不宣,错峰洗手,有序蹲坑。

 

仔细想想,职场上的人挺奇怪的。

 

有时,坚强到万千委屈和压力都一个人扛得住;有时,又脆弱得连一句真心的丧气话也不敢说出口。

 

就算说不开心的事,也要在后面加一串哈哈哈哈。

 

去年我遇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,不敢告诉父母,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应对。

 

憋了半天,带着手机跑到卫生间,点开了闺蜜的头像。

 

和她的聊天记录停留在一周前,她正在跟我抱怨一件事。

 

而我因为当时太忙,安慰了几句就没再回复她。

 

我斟酌了好久,问了一句:“在吗?”

 

过了十五分钟,她发来一句话:“我正改简历呢,忘了告诉你,上周我把老板给炒了,哈哈哈哈。”

 

我鼻子一酸,想起她对那份工作的热情和努力,不知道这一串“哈哈哈”中,又藏了多少失落和心酸。

 

 

 

有时候,真想找人说说话。

 

可转念一想,突然的打扰,对谁都是一种负担。

 

大家都很忙很累,自己疗伤都要抽空,没有温暖再分给别人。

 

想哭就去厕所哭吧,不让别人看到你的负能量,似乎是一种新的社交礼仪。

 

2

躲进厕所崩溃 ,转身继续开会

 

即使躲在厕所里哭得歇斯底里,回到办公室后还是得分秒必争。

 

PPT接着做,报表继续填,稿子接着写,客户还要对接……

 

毕竟工作还摆在那里,眼泪无法喂饱自己。

 

有一个词叫“懂事崩”,意思是:成年人的崩溃也要懂事,不能影响同事,不能影响工作,不能影响家人。

 

最好能做到——伺机而崩,收放自如。

 

现在大家很喜欢用一个词:可控。

 

 

目标一定要拆分成具体的实施步骤,一切结果都要用数据来表达,每一个行动都要有明确的意义。

 

身材要可控,生活要可控,情绪也要可控。

 

我们就像燃料一样,被投进公司大楼的每一个格子间内,按部就班地燃烧自己。

 

在金融界工作的一个朋友曾跟我说过一句话:“要用工作思维来处理情绪。”

 

如果有件事情让你伤心,首先要考虑的是这件事值不值得伤心。

 

然后再思考,怎么把这个不重要的负面情绪解决掉。

 

进厕所呆五分钟,是职场最可控的负面情绪解决方式。

 

不用去麻烦别人,也不用担心会失态。

 

在日本,公共厕所被称为“Switch Room”,意思是“转换室”。

 

这里藏着无数人的崩溃,却也是每个人调整心情、继续迎接操蛋生活的枢纽。

 

你可以哭着蹲下去,也可以哭着站起来,但一旦推开这扇门,你要笑着走出去。

 

3

在厕所里,偷一点快乐

 

在这个时代,职场人的生活和工作早就水乳交融。

 

武汉科技大学劳动经济研究所发布了一项“职场行为与疲劳状况”的调查,结果显示:

 

超8成职场人处于过劳状态,承受着精神和身体的双重压力。

 

加班是常态,劳动者每周平均工作47.56小时,12.9%的人平均周加班时间超过10小时,53%的人有时或经常需要在深夜工作。

 

 

国家统计局的一项调查显示,除开工作和睡觉,2017年中国人平均每天休闲时间为2.27小时,不到欧美国家的一半。

 

而大城市的职场人,休闲时间就更少了。

 

在能短暂休憩的碎片时间里,也许只有厕所能给我们带来及时、高效的快乐。

 

试问职场人,有多少电视剧是在那个空间里刷完的?

 

多少网购是在那完成下单操作的?

 

多少“鸡汤文”是在那灌给自己的?

 

早上到公司第一件事,就是冲进卫生间解决生理需求。

 

每天带薪上厕所的二十分钟,是紧张日子里最轻松的时刻;

 

午休时间带着耳机躲进那个空间,用两倍速看完一集刚更新的连续剧,就像上班期间放了一个小假,爽爆了;

 

看到同事新风衣很有型,赶紧钻进那个地方,静静坐在马桶上打开某宝搜索同款风衣,顺便再搭配一双新鞋。

 

那一方小小的天地里,没有客户、没有老板,没有进取心,只有自己。

 

 

 

同事这样形容自己:

 

“就像是一部手机,难过的时候是静音模式,高兴的时候是震动模式,从来不会打开响铃模式。”

 

成年后,哭泣的声音消失了,听听歌,不动声色地流几滴泪,好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

也不敢放声大笑,总觉得快乐好像是偷来的。

 

怕自己一旦发出“好幸福啊”的感慨,生活马上就要来打脸。

 

暗搓搓地快乐一下,就已经很满足了。

 

躲在厕所里偷快乐的年轻人,努力把人生过成喜剧,却抵不住自己心头的一声唏嘘。

 

4

躲在厕所里的人,有相似的孤独

 

每一间厕所都差不多,躲在里面的每个人也都差不多。

 

都是实在没地方可去的人,才会选择躲进卫生间。

 

我们在里面,或偷笑、或哭泣、或叹息、或小憩……

 

明明是在一个空间里,却被隔板分割成一座座孤岛。

 

不过一墙之隔而已,大家都心照不宣,假装无事发生。

 

因为每个人的心里,也都有一座孤岛。

 

 

有一首歌,叫《十一种孤独》:

 

第三是假装很成熟,假装很忙碌,假装擅长一个人独处;

 

第二是穿过万家灯火无数,却无一人等我再归途;

 

第一是收到远方一纸家书,说照顾自己,累了别忍着不哭。

 

我想再加上一种孤独:碌碌无为不知前路,躲在洗手间里或笑或哭。

 

也许现在,你看到这个题目,点进来看完这篇文章,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孤单。

 

但别怕,同时又有好几千人、几万人也在看。

 

我们可能都经历过同一种孤单,而这也是另一种形式的陪伴。

  • 奥门新萄京网站
  • 咨询电话
  • 联系我们